愛下書小說網 > 奇跡的召喚師 > 1965 沖進圣都!
    賺翻了。

    確實賺翻了。

    雖然羅真不可能像高文那樣,真的讓自身的實力提升三倍,無論是體內的魔力還是神靈等級的神秘,這些都是哪怕神靈都無法隨便干涉的力量,可就算是目前增幅的各方各面,對羅真的提升都是相當可觀的。

    像〈虛擬以太〉、〈高速思考〉、〈分割思考〉的能力被提升了三倍,對羅真的幫助有多大,難道還需要說明嗎?

    拜此所賜,羅真的〈心眼〉將可以解放更多的效果,這已經是一個極大的收獲。

    所以,羅真的實力就算沒有提升三倍那么多,那亦是能夠翻上一翻了,在加護能夠增幅的方面上更是實打實的三倍,提升不可謂不大。

    “再加上一把太陽的圣劍,身體亦被強化了那么多,這下我在近戰方面的弱點便也彌補了。”

    即使羅真的近戰不可能比他的術式更強,但羅真已經滿足。

    羅真便抬起眼簾,看向眼前燃燒著太陽之炎的圣劍,伸出手,將其握住。

    “嘭!”

    羅真順手一揮,太陽的圣劍立刻劃過一道火焰的痕跡,被其自然揮下。

    漆黑的大衣飄散著火粉。

    日輪的圣劍燃燒著烈焰。

    羅真的這般姿態,便比太陽騎士更奪目。

    旋即,羅真心中一動,手中的太陽圣劍卡文汀立即化作火焰消散。

    寶具乃是物質化的奇跡,思念的結晶,被稱為尊貴的幻想,與魔術類似,是以人類的幻想作為骨架造出來的武裝。

    因此,除非是特殊的類型,不然從者都可以隨心所欲的收起以及喚出寶具,并不用隨身攜帶。

    瑪修平時不戰斗的時候,同樣不會喚出盾牌。

    現在,羅真擁有了卡文汀,擁有了寶具,這一寶具就也擁有這種特性,可以隨著羅真的心意,任意使用。

    “偶爾當當劍士也不錯。”

    作為SAO以及ALO等VRMMO中最最頂尖的劍士,羅真對劍便完全不排斥,心中很是愉快。

    唯一可惜的就是卡文汀并不是單手劍,而是雙手劍,但現實也不是游戲,以羅真如今的體能,將雙手劍當做單手劍來使用,完全可行。

    當然,需要注意的是這把劍同樣是由金烏的力量所化的,只有一直維持著對金烏的召喚,羅真才能一直使用它,可這樣反而更好。

    畢竟,這樣就不用擔心圣劍會遺失,即使圣劍遺失了,金烏都能隨時將其喚回來。

    “從今以后,卡文汀就是我的近戰武器了。”

    一直以來,羅真都沒有一把趁手的劍,平時近身戰時都是用金行符來幻化出武器,根本沒有拿得上臺面的等級。

    這個問題,現在被完美解決。

    即使還是那句話,現實里,羅真并不是一個劍士就對了。

    “接下來...”

    羅真眺望向前。

    前方,圣都的正門便近在眼前。

    羅真一方的軍隊便一路推進,在高文被打倒的現在,以無可匹敵似的氣勢,一路推進到了圣都前。

    “前輩!”

    隨時準備抵御制裁之光的瑪修向著羅真喊出聲。

    “御主!”

    “御主!”

    “御主!”

    靜謐、貝德維爾、貞德〔Alter〕以及阿爾托莉雅〔Alter〕等人亦是呼喚了羅真的名字。

    羅真驀然一笑。

    “上吧!龍蛇!”

    羅真沖著天空吶喊。

    “吼!”

    “吼!”

    在那里,水銀色的雙頭巨龍一聲咆哮,無視來襲的無數箭雨,向著下方的圣都的正門,俯沖而下。

    轉眼間,水銀色的雙頭巨龍來到了正門前。

    “嘭————!”

    在一聲爆炸似的聲響中,正門被水銀色的雙頭巨龍給咬碎。

    圣都的正門,轟然倒塌。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山之民們頓時無比亢奮又興奮的歡呼出聲。

    ............

    “......正門被攻破了嗎?”

    城墻上,清清楚楚的看到正門的狀況,阿格規文呢喃著,沉默了下來。

    “阿...阿格規文大人...!我們該怎么辦...!?”

    “該怎么辦啊...!?”

    “敵人攻打進來了!”

    阿格規文的身周,騎士們一一陷入了慌亂。

    本來,圣都可以說是堅若磐石,不但有著三道難關,還有著眾多的圓桌騎士守護,根本不需要擔心被入侵,連考慮到有被入侵的可能都會讓人覺得愚蠢,誰都對這里有著極為充分的信心。

    可現在,圣都正門大破,圣地騎士被打得節節敗退,連王的裁決之光都沒有用,最強的高文卿更是敗亡,這樣的事實,難道不足以讓人恐慌嗎?

    阿格規文冷冷的掃過周圍一個個陷入恐慌的騎士。

    “留下三分之一的兵力繼續射擊,拖住敵軍的后續部隊以及前鋒部隊,盡量不放任何一個人進城!”

    阿格規文就還沒有放棄,一如既往用著陰冷的語氣和面貌,向著所有人下令。

    “其余人全部給我出動,把守衛圣都和王城的兵力也都給我調出來,把那些膽敢入侵我等圣都卡美洛的愚蠢之輩一個不留,全部格殺!”

    說著,阿格規文自己也轉過了身。

    “這次,我也上戰場。”

    阿格規文拔出了腰間的劍。

    “想攻陷卡美洛嗎?”

    “想鏟除圓桌騎士嗎?”

    “想打倒王嗎?”

    “通通都是癡心妄想!”

    阿格規文變得面目猙獰了起來。

    “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個國家,這座理想之城,完全沒有你們的一席之地!”

    “給我受死吧!賊人們!”

    阿格規文便帶著大部隊殺了下去。

    圓桌的最后一人,終于也坐不住了。

    ............

    同一時間,圣都的正門前,羅真等人終于一一從騎乘的龍種的背上一躍而下,落在地面上。

    “前輩!”

    瑪修來到了羅真的身邊。

    “終于來到這里了...”

    貝德維爾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城堡。

    “這次總算是被我掐住喉嚨了,獅子王。”

    阿爾托莉雅〔Alter〕冷笑著。

    圓桌騎士們都來到羅真的身邊,聚集在一塊。

    然后...

    “這里就交給我,你們進去吧。”

    貞德〔Alter〕手執詛咒之旗,擋在正門前,背對著所有人,用著滿不在乎的語氣,說著這樣的話。

    顯然,貞德〔Alter〕很清楚,必須有人留在這里,不然后續的部隊無人指揮,只會陷入慌亂,肅正騎士也會全部涌進圣都中,妨礙羅真等人與獅子王的對決。

    “我也留下來,請相信我,羅真大人。”

    靜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羅真面前,對著羅真露出微笑。

    這兩人就都明白,與獅子王的一戰,自己二人的立場相對薄弱了些。

    只有羅真和圓桌騎士們方才需要直面獅子王。

    讓她們留下來,剛剛好。

    羅真也沒有多說什么。

    “那就拜托你們了。”

    語畢,羅真沒有任何留戀的轉過頭,沖進了圣都。

    “拜托你們了!貞德小姐!靜謐小姐!”

    瑪修立即跟上了羅真。

    “感謝,兩位。”

    貝德維爾向著兩人行禮,隨即才跟上。

    阿爾托莉雅〔Alter〕則看向貞德〔Alter〕。

    “可別死了,毒舌女。”

    阿爾托莉雅〔Alter〕這么說了。

    “你也是,蠢貨王。”

    貞德〔Alter〕嗤笑出聲。

    如此交談了以后,阿爾托莉雅〔Alter〕沖進了圣都。

    只剩下靜謐和貞德〔Alter〕留在了這里,面對涌來的肅正騎士。

    “不會讓你們過去的。”

    靜謐緊握武器。

    “來吧,嘗嘗邪龍魔女的火焰吧。”

    貞德〔Alter〕更是邪惡的笑了起來。

    灼熱的火海以及劇毒的濃霧同時出現。

    如同爆炸一般,席卷向前。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