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910章 圣虹君道
    琴聲肅殺,周玄機每走一步,就感覺多了一重琴聲。

    百步之后,他感覺有上百位琴師在齊齊彈奏,聲勢浩大,琴聲之中散發出一股威壓,這威壓在不斷增強。

    周玄機頓時明悟。

    虹秦圣君想要考驗他。

    小至尊則撇嘴,心里對虹秦圣君的敬畏消減。

    在他看來,以虹秦圣君的身份沒必要這樣做。

    畢竟是虹秦圣君邀請周玄機前來做客,結果還想考驗,這不是以大欺小,有失先祖風范?

    周玄機沒有注意到小至尊的情緒,他開始朝前沖刺。

    他迅速來到廊道盡頭,前方是一條螺旋向上的黃金階梯前,往上看去,看不到頂端。

    他縱身躍起,迅速沖向塔頂。

    不到兩息時間,他沖入塔頂的一條廊道上,他朝前看去,一眼就看到虹秦圣君的身影。

    虹秦圣君坐在一塊紅布上撫琴,前方是一片水池,池面倒映著雷盟的各城景象。

    周玄機走到水池前,彎腰行禮,道:“拜見圣君,多謝圣君那日出手相助。”

    虹秦圣君抬眼看向他,微笑道:“不用謝我,畢竟我也曾是昆侖元庭的至尊。”

    周玄機點頭,然后開始想如何說出逢緣珠。

    他想讓虹秦圣君察看逢緣珠藏著什么奧秘。

    “叫你來,除了讓你去對付麒麟九絕外,更重要的任務是讓你阻止至尊天復活,至尊天故意留下這個機緣傳說,讓眾生瘋狂,實則是想自己復活,以他的能耐,麒麟九絕根本不可能操控他。”

    虹秦圣君繼續說道,眼神深邃,讓人看不穿他內心在想什么。

    周玄機皺眉,他詫異問道:“為何要阻止至尊天復活?”

    至尊天也是昆侖元庭的至尊,算得上他的先祖。

    他現在也是至尊,倘若沒有特殊原因,他可不想平白無故去滅祖。

    “因為至尊天的野心太大,他想超越古尊,但他的手腕太過鐵血,會禍及眾生,當年他的隕落就是惹敵無數,遭到群起而攻之,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們雖然不滿他的霸道,但他對無盡宇上確實有很大的功勞,所以我們把他的黑歷史都抹去,只留下他的無敵傳說。”

    虹秦圣君盯著周玄機,認真說道。

    在無盡宇上,有許多至尊天的狂熱信徒。

    他想要看透周玄機,此子會不會也為至尊天狂熱?

    好在周玄機的眼神沒有太多的變化,只是有些抵觸罷了。

    虹秦圣君也能理解,畢竟至尊天對于周玄機來說也是前輩,況且,他沒有義務承擔此責任。

    “如果你答應,我就滿足你一個要求,任何事情都可以。”虹秦圣君笑道,表情和藹,不再那么有壓迫感。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并非是要強迫你。”

    周玄機聽到這兒,眼神閃爍起來。

    他在權衡利弊。

    這樣做,可能會得罪至尊天。

    成功鎮壓至尊天還好,倘若至尊天復活,他絕對會被當成頭號復仇對象。

    換做是他,被一名無名小輩阻止復活,他肯定氣炸。

    虹秦圣君阻止至尊天,那還說得過去,畢竟虹秦圣君的名望也高得離譜。

    周玄機深吸一口氣,問道:“為何需要我?”

    他需要一個答案。

    虹秦圣君回答道:“因為你弱,不會引起他的防范,但你的實力超越你的境界,能出其不意給他致命一擊,而我會與其他大能之輩正面牽制他。”

    聞言,周玄機挑眉。

    這個機會怎么與僵飛離的計劃那么像?

    他有那么弱嗎?

    周玄機有些無語,他瞥向小至尊。

    小至尊臉色凝重,遲疑片刻,他點了點頭。

    見此,虹秦圣君笑了,他好奇問道:“我還記得你,當年的你與劍帝倒是很像,不過你更加意氣風發,真要說像誰,你走的是至尊天之路。”

    周玄機瞇眼,至尊天之路?

    他瞥向小至尊,只見這家伙面露尷尬笑容。

    至尊天走的是霸道之路,難道小至尊以前也很霸道?

    他不是愛培養天驕嗎,不問出處?

    周玄機不再多想,他看向虹秦圣君,道:“我可以答應你,但我有一寶,想要讓你幫我鑒定一下,助我參悟此寶。”

    虹秦圣君點頭,甚至覺得有些意外。

    他一身所學盡是大寶藏,難道比不上一法寶?

    周玄機拿出逢緣珠,虹秦圣君看了一眼,沒有太在意。

    下一秒,他的目光忽然定在逢緣珠上。

    周玄機安靜等待,小至尊也沒有插嘴。

    過了好一會兒。

    虹秦圣君臉色復雜的問道:“沒想到你們還是找到了此寶。”

    顯然,他知曉逢緣珠。

    “此珠到底是何來歷?存在多久了?”小至尊問道。

    現在的他再看逢緣珠,眼中滿是懼色。

    虹秦圣君幽幽回答道:“此珠的來歷了不得,昆侖元庭的誕生之初便有它的存在,曾有先賢猜測是它締造了昆侖元庭,無論多高的修為都會被它吸引,無法自拔,無論多邪惡的力量都會被它鎮壓。”

    “奇怪,你怎么能得到此寶?它沒有抗拒你?”

    周玄機搖頭,道:“抓住它時,沒有任何抵觸。”

    小至尊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虹秦圣君嘆息一聲,道:“看來它選擇了你,此事我幫不了你,因為它是我都無法看破的存在,你換一個要求吧。”

    周玄機皺眉,這叫什么事?

    倘若連虹秦圣君都看不透逢緣珠,他該找誰?

    “時機未到,終有一天它會向你敞開一切,你需要做的是等待,給你一個忠告,沒事少拿它出來把玩。”虹秦圣君意味深長的說道。

    周玄機不得不收回逢緣珠。

    小至尊給了他一個眼神,傳音道:“既然如此,那就向他學習圣虹君道!”

    圣虹君道?

    那是什么?

    周玄機心中困惑,但還是老老實實說出這個要求。

    虹秦圣君大笑起來,道:“我一直等著你說這句話,看來你見識不夠高,還得有人指引你。”

    周玄機尷尬一笑,對那圣虹君道更加感興趣。

    “既然如此,接下來你就在這里學習圣虹君道,待你練成第一層,我便放你出去,倘若不行,你就別想著再離開!”

    虹秦圣君的臉色變得嚴肅,對此,周玄機一臉自信,毫不擔憂。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