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重生之諸天大反派 > 第696章 即便死也是駕崩
    跟隨帝辛多年的血顱,對帝辛頗為了解,迅提醒道。

    迷茫落寞的帝辛眼神一亮,神情一定喝著說道:“走!”

    “嗖……”

    殘影流連,一道身形如風卷起帝辛,當空遁走!

    商仙孔公公!

    很明顯,孔公公早就到了卻沒露面,只想救走帝辛。

    “哈哈……”

    先天真人大笑著一指點出,一道紫色神雷當空劈向紫色殘影。

    妲己帝后一步踏出,虛空踱步一掌拍出,使得虛空塌陷。

    “是!”

    天魅老祖嘴角一抽,低頭回應著說道,正要回身離開。

    “等等!”

    “把文昌帶上,在本王抵達之前,所有事項暫由文昌主持!”

    姬湦忽然喊道,并深深看了一眼奧文昌。

    相處數月奧文昌成長速度極快,加上此次大布局奧文昌全程參與,應該明白姬湦的心思。

    此次也算是對奧文昌的一次最大考驗和磨煉。

    天魅老祖領命,迅速帶上奧文昌全速趕回冀州。

    “走!”

    姬湦輕喝一聲,一直隔遠射殺反軍的陷陣營、大商鐵騎,迅速調轉方向,策馬揚鞭全速趕往冀州。

    “武王不追了?”

    “此乃天意,武王又何必逆天而行呢?”

    瘋狂追殺數日的敵軍忽然離去,讓反軍大松了口氣。

    一個戲謔且蘊含怨恨的聲音,隔空傳來,回蕩山林。

    很顯然,被姬湦追殺得丟盔棄甲,損失慘重的敵軍知道冀州的變化,不排除這數日情況有拖住武王的意思。

    不過,姬湦不在乎,自己調走了冀州軍團也牽制了大量反軍,利大于弊。

    反正不管勢力還是機動力,己方想走反軍也攔不住!

    姬湦也不理會“逆轉形勢”,銜尾反追己方的反軍,照樣趕往冀州城,敵軍若是追得緊了,陷陣營、大商鐵騎等箭雨壓制便可逼退,對機動力并無什么影響。

    這就是精兵、騎兵的優勢。

    隨著姬湦的軍令傳達,追殺反軍的三方商軍也迅速撤往冀州,只是速度就慢得多了。

    不過,不只是冀州區域內的商軍,匯聚往冀州城,便是冀州周圍各個城池的商軍,也紛紛全速趕往冀州,特別是無雙城,區域雖小,卻隱藏了最多軍團。

    數量難以計數的軍團,奔馳在官道上好像百川歸海。

    冀州,不容有失!

    ……

    冀州城,冀州宮……

    烈日西偏夕陽西下,明月初升。

    半天時間,煞云遮天陰寒,烽火焚天化地。

    數以萬計的煉氣期強者、上千大進化者,激戰在遼闊恢弘,奢華壯麗的冀州宮內使之化為殘桓斷壁,烽火裊裊。

    血顱渾身浴血,護著帝辛左沖右突從后宮殺到前殿,面對殺之不盡的敵軍,氣息、氣勢越來越衰落,煞白臉色隱約出現了灰色。

    并未被策反且死忠帝辛的近千大商禁衛軍、數萬大商禁軍,再加上數十位蓮花影衛,在繼續不斷的高強度激戰中紛紛含恨隕落。

    明月中升時,帝辛照樣無奈突圍出宮,身邊僅剩數十人,著名猛將僅剩血顱一人……

    “火神掌!”

    烈焰焚空,正道五神之火神,化為一片烈焰沖擊,烈焰凝成的數十米大小火掌拍落,擊殺三位禁軍、一位圣衛……

    血顱手中鳳翅鎦金鏜一擋,卻被火神掌拍飛,護體真元徹底崩潰,衣發焦黑,黑煙裊裊落地鮮血狂噴。

    又有五神之水神,緊隨而至,一掌拍在血顱胸膛,骨骼碎裂聲中使之橫向暴退十數米,雙腳在地面犁出兩道溝壑,焦黑衣發染上一層冰霜。

    此時的血顱披頭散發,狼狽至極,魁梧如塔身形站都站不穩,明顯已經油盡燈枯。

    火神和水神聯手,十數息間連殺數十位帝辛禁衛,卻放過了補上一掌即可擊殺的血顱。

    無論如何,如今他們和大地吞巖者家族是盟友,名義上還是以大地吞巖者家族為主,還是賣了點顏面和人情給大地吞巖者家族了!

    “愚兒,事已至此,足夠了!”

    “放棄吧!”

    儒帽文袍的費銳,兇殘陰厲容顏,終于露出不忍憐惜之色,苦口婆心奉勸道。

    血顱雄壯身軀明顯顫抖著,卻照樣擋在帝辛身前,雙眼盯著前方,眼神卻頗為泛散更有些迷離……

    “哎……”

    同樣狼狽不堪,帝袍襤褸,帝冠破碎而披頭散發的帝辛,落寞嘆息一聲,面如死灰又坦然一笑,聲音嘶啞說道:

    “血顱,足夠了!”

    “投降吧!”

    “是朕……對不起你!”

    靜!

    寂靜!

    無邊無際圍住帝辛等大商殘部的人群,氛圍一滯。

    沒想到殘暴狂妄傲視蒼生的天帝帝辛,竟然也會當眾道歉。

    “想……”

    “想弒君……”

    “先……殺了……本”

    “……本將軍!”

    血顱又是一口血噴出,頭也不回并未回應帝辛,而是身軀一挺,然站在帝辛身前,聲音嘶啞低沉,頗為吃力卻又堅決說道。

    “天劍絕殺!”

    劍氣沖霄,一把撕天裂地的恐怖天劍浮現,威可撕裂虛空刺向帝辛……

    四神聯手,便是仙人也可一戰,就憑帝辛和血顱兩人,別說勝敗連逃生的機會都沒。

    “當……”

    血顱身軀不動,手中鳳翅鎦金鏜一擋,金屬鏗鏘聲中被一劍擊飛,化為一道金色彈射半空,好像金色彩虹橫空。

    “噗……”

    沉悶細微的利器入體聲起,紫袍長髯,銳氣逼人的劍神現身,手中寶劍貫穿血顱胸膛透體而出。

    血顱身軀一震,星眼圓睜……

    威武虎目圓睜,瞪視蒼茫蒼穹,看著變幻莫測的云彩……

    垂背長發,焦黑扭曲;威武盔甲,殘破染血;魁梧身軀,屹立不倒……

    大商血大將軍,血顱。

    隕落!

    煞云遮天,烽火瞇眼,炙熱焚心的烽煙彌漫擾人視線,唯有魁梧健碩的身形照樣如山屹立。

    是忠義?

    是不甘?

    是堅持?

    或者是……

    解脫?

    天虎神威,至死不倒……

    “血顱?”

    “血顱!”

    數聲難以置信的驚呼聲起,費仲、費銳、血宣陀等十數人斜眼呆滯。

    密密麻麻的人群刀槍如林圍困,殺意凜然,唯有帝辛站立血顱身后,好像群虎環視中的末日孤狼。

    血腥烽煙中,陰影流連,充滿了孤寂、蕭瑟和悲涼!

    “哈哈、哈哈……”

    笑聲驚世,帝辛好像瘋狂地仰天長笑,充滿了悲哀、落寞、絕望,還有……

    不甘!

    “朕乃帝皇,即便死也是駕崩,要死得體面!”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