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仙心御世 > 第43章 祭主!巫女?好多妙齡少女
    穿過漫長的椰林,天源神社已經映入眼簾,頗為壯觀的人字瓦屋頂,紅色的房柱構成,在框架之間都糊由紙做的窗或門。

    當走近之時更見其建筑物的宏偉大氣,入社之前會看到兩只立坐的狐貍石雕,那微瞇的眼睛還真有點狡猾的神色(也和男人看到美女時的狀態類似,俗稱——色瞇瞇)

    入社后左側是一個水泉池塘,水色清澈,上方一處通過空竹引渡的水源,流進下方的竹筒中,當竹筒蓄水將滿將由于重心的作用,將水倒進旁邊的小水池中,小水池會再將水通過竹筒送到一個看似小閣亭的地方,然后倒空的竹筒會再次因為重心后移從新立起,再次接收著來之上方的恩賜。

    在水池的右側,有一排排素白的燈籠,上方寫著那些看不懂的鬼畫符。在神社四周還有用麻繩環繞的區域,麻繩上披掛著白色的紙條,據說這是結界可以防止妖魔入侵。

    這時走出一位妙齡女子,白色裂袖上衣,下身穿著紅色緋袴,使得身材曲線可以完美的呈現出來,同時手腳處的領口都十分寬大,腳裹白襪,穿著一雙簡單的草鞋,這奇怪的著裝著實有一番清純而又高潔的氣質,吸引了從未見過世面的江河,把這鄉巴佬看的一愣一愣的。

    “咳,咳,江河君,不要一直盯著巫女大人看,這樣很沒禮貌哇。”阿松在江河身后低著頭,輕輕拉拉江河的衣袖,小聲提醒。

    見那巫女只是以袖掩口,淺淺的笑著,并無嗔怒之意,阿松緊張的心才放下來。

    巫女:“兩位遠道而來的旅人,一路辛苦了,請先到旁邊的手水舍凈手后,隨我來。”

    江河二人依言來到手水舍凈手,水清涼入心,讓人如沐春風,仿佛能將人的雜念和煩惱一同被凈水洗去。

    凈手后,由這名巫女引入神社,正前方是正神殿主要是用于祈福和請神,左側是舞姬殿,主要是巫女進行學習和突破的地方,外人是不允許進入的;右側是旅佐居,主要是受傷的百姓來此求醫問藥,或是來此學習交流的地方,凡是進入過旅佐居的百姓獲得巫女治愈和教化(學習),都需要對神社有所貢獻,或捐些財帛,或貢些米糧果蔬,或幫助神社劈砍百擔柴......

    阿松主要是陪同江河來天源神社,并沒有留下的意愿,加上家中也并沒有什么大富貴,沒什么好東西捐貢,至于為神社做些苦力勞動本也沒什么,但是可就影響捕魚了,日子還是要過的,于是阿松找了個由頭丟下江河便獨自回去。

    巫女引江河進入旅佐居,和祭主說明是來學習文字的,便去做別的事情了。

    祭主是一個年約六旬的老奶奶,雖然一樣一身巫女裝扮,但是那滿頭銀發就已說明了她伺候天源神社的資歷遠非其他巫女能比。

    祭主:“孩子,請隨我來。”

    江河依言隨著老奶奶進入旅佐居的一戶內閣,四下無其他人,老奶奶關上門,進入內閣處跪坐下來,江河也只能再老奶奶對面也跪坐下來。

    祭主:“這年頭想學習文字的人少之又少,孩子你有這個心,我很高興,不過我需要知道你學習文字的意義。”

    江河:“能夠更好的適應阿伊努的環境。”

    祭主:“還有呢?”

    江河:“暫時想不到其他了。”

    祭主:“孩子,對老人家有所隱瞞可不是好習慣。不過既然你有所擔心,不肯直說,那就由我直接詢問了。”

    江河點點頭,等待老人發問。

    祭主:“孩子,你并不是阿伊努人,你來阿伊努國是為了學習更強大的力量,以便擊敗九尾和八岐,對嗎?”

    江河很驚訝老人家的讀心術,雖然有略微不同,但是也說的八九不離十了;于是略一思索,在老人家面前無法隱瞞什么,便點點頭表示認同。

    老人忽然笑了,原本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如孩子一般的天真笑容:“好孩子,謝謝你,我一直在等你到到來。現在請跟我去正神殿。”江河又莫名其妙的隨著老奶奶離開旅佐居來到正神殿,兩人在正神殿的神像面前再次面對跪坐。

    見江河有些迷惑,祭主:“孩子伸出手來。”

    江河伸出雙手,掌心朝上,老人也伸出雙手,將掌心安在江河掌心上,喃喃念叨:“敬叩吾神天照!亦敬啟吾主天皇陛下!今已尋得救贖主,將替代天照大神訓斥雙獸,令其收斂,不敢胡作非為,并將為守護天女卑彌呼大人重獲阿伊努國的無上榮光。現吾祭主將遵循天照大神的指示,協助救贖主重正天皇陛下之正統。愿天照大神庇佑,愿天皇正統萬世如一。”

    日夜交替,已是三日,巫女們在正殿外焦急徘徊,時而小聲議論著。

    大宮司,少宮司安撫這失去主心骨的一眾巫女們:“不用擔心,祭主大人由天照大神庇佑,不會有事情,大家都稍安勿躁。”雖然這樣說著,但是自己何嘗不是憂心忡忡。

    吱吱聲響起,正神殿的大門向左右平向開啟,為首一人正是祭主大人,巫女們立刻行禮問好。

    老人家笑呵呵的,顯示出心情極好,她安排人準備飲食木桶,同時再后院騰出一屋子以便讓救贖主安歇。

    大宮司:“祭主大人,這樣不妥吧,就算他是救贖主,畢竟身為男子,和居住在后院的巫女們一起,這......”

    祭主笑了笑:“哈哈,不用擔心,他雖為男子,但是品行正直,絕對不會亂來的,并且以防萬一我已在他身上加了一道封印,如果他情欲失控,貪戀美色,這道封印釋放的雷擊會讓他重新認知自我的。”剛剛說完,祭主便看到許多巫女都羞紅的低下頭,祭主略一思索便更正道:“大宮司所言也有道理,這樣吧,還是將他安排在旅佐居上等閣。”

    此刻江河手上拿著那寫有“控欲”字樣的符紙在發呆:“老奶奶說這符一旦貼上就非常難拿下來,可以有效控制自己對情愛的欲望,上面的靈力可以維持九年。但是我輕輕一拍就掉下來了,而后就無法再貼上了,難道是說我欲望太強,已經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嗎?”想不明白還是先不想了,將符紙往懷里一塞,就和沒事人一樣走出著正殿。

    經過老奶奶三天的精神灌輸,江河已經能夠完全讀懂阿伊努文字了,這為以后行走在阿伊努國可是不錯的開始。

    東部漁村,此刻來回趕路三天的阿平已從江戶城回來,包括村老在內,現在漁民們都圍聚在一起。

    村老:“阿松,那個叫江河的孩子呢?”

    阿松:“到天源神社學習文字去了,估計以工作代替獻貢,短時間內我想應該不會回來吧。”

    村老點點頭:“根據阿平帶回來的消息,那孩子只是普通人,沒什么打緊,不過阿松,有件事我想和你說明白,希望你能沉住氣。”

    阿松驚愕的看著村老,靜靜等待著下文。

    村老嘆息到:“是你的姐姐,麗子。麗子這孩子,如今,已經在官府的通緝令上。”

    阿松聽到姐姐在通緝令上,嚇的哭出聲來。

    村老安慰道:“目前麗子下落不明,以后你們姐弟可能無法相認了,希望她能好自為之......”

    江河走出神殿,正見到祭主安排巫女們各項事務。

    江河:“祭主奶奶,我已經掌握文字了,接下來有什么我可以效勞的。”

    祭主:“孩子作為救贖者,你身上的重擔不輕,但是現在主要目標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好為最后的大戰做準備。接下來的日子里,你主要學習,破魔,治愈,落雷和撫靈。其他比如舞蹈,吟唱,誘魔,這些如果你想學,我也可以安排人教你,不過不能著急,日子還長著哩。對咯,還有弓術一定要掌握,我們就先從最簡單的弓術開始吧。”

    江河:“祭主奶奶,雖然我的屬性力量無法施展出來,不過自身力量和速度還能掌握,弓術應該不成問題,我覺得可以跳過。”

    祭主拍拍江河的肩膀:“孩子,弓術可不是那么簡單的,能拉開弓放的出箭就叫會射箭啦,還得配合力道以及精神集中,要用‘心’。”

    江河微笑著點點頭:“祭主奶奶,咱們試試吧,不試試怎么知道行不行。”

    祭主:“好,少年無畏,奶奶就欣賞你這勇往直前的氣勢。阿云醬,你弓術最好就和他比試一番。”

    除了需要去旅佐居照料的巫女表示可惜外,其他巫女們都歡呼雀躍的很,好久沒看到云醬那高超的弓術啦,今天又可以大開眼界。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