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的漫畫家攻略 > 第1150章 合同不同
    看到魏茂驚慌失措的樣子,秋芊笑了起來。

    “抱歉……有些話沒說清楚,可能讓你有誤會了。我是喜歡過樊隱墨,至于戀人的事,或許只有我一個人是這樣認為吧?樊隱墨沒承認過。至于說現在,我和他的聯系,也就只有一部漫畫而已。”

    秋芊見魏茂依然保持著警惕,便又說道:“你也不想一下,如果我真和樊隱墨確定了關系,我還會傻了吧唧直接說出來嗎?把你想說的話套出來,再告訴樊隱墨,不是更好?”

    魏茂想了一下,秋芊的話有那么一點道理,如果把他的話都套出來,他也不知道。

    秋芊打著哈欠,無聊地攪拌著咖啡,“再說,你應該也沒聽說過我們兩個的關系吧?因為那是之前的事。說吧?你過來有什么事。”

    “呃……”魏茂這次也猶豫了,秋芊的話,誰也不知道真假。

    萬一是為了騙取他的好感呢?

    魏茂沒有出聲,只是默默的喝酒。

    “稍等……”秋芊將杯子放在辦公桌上,起身來到里屋。等她再出來時,手里拿著一份材料,遞給了魏茂。

    魏茂接過后,大致看了兩眼,眉頭皺起。

    這是一部動畫的企劃書,所涉及到的漫畫正是秋芊正在創作的作品。

    “這是……恭喜秋芊姐。”

    “看時間。”秋芊提醒道。

    魏茂這才注意到企劃書的時間,是去年年初。

    過了一年,魏茂卻從未聽過秋芊的漫畫,有制作動畫的打算,這還是第一次。

    “這一份不是原稿,是我無意中從樊隱墨的眾多材料中找到的,便復印了一份,我等了一年,也問了一年,結果什么都沒等到。”秋芊攤開雙手。

    “可是……為什么?不應該啊。”魏茂不解道,“《溫馨滿屋》的動畫已經在做了。”

    “估計合同不一樣,樊隱墨動用的資源也就不一樣,他現在所有的精力都在《溫馨滿屋》上,至于我的漫畫,估計早就放棄了吧?”秋芊接過企劃書,隨手丟在了辦公桌上。

    合同?

    這正是魏茂所關心的,便忍不住問道:“秋芊姐,你的合同與我的有什么不一樣?”

    “啊?”秋芊愣住了,“抱歉,我只知道我自己的合同,工作室其他人的合同應該和我不一樣,包括石群在內。”

    “為什么?”

    “因為……其實,我原本沒打算畫這一部漫畫。”秋芊一口將咖啡喝完,又注視著魏茂,“在上一部漫畫畫完之后,我擔任了幾個月的助手,當時覺得做助手也挺不錯。生活穩定,也不用為了成績煩惱,就這樣,我與樊隱墨的合同就到期了。

    “后來,那位漫畫家說,如果腦海里有故事,卻不畫出來,讀者會很遺憾的。所以,我才決定將這部漫畫繪制出來。至于合同,原本是要單干,之后……為了能和那位漫畫家見面,就又和樊隱墨簽了合同。”

    說到最后,秋芊雙眼有些迷離。

    “他也在樊隱墨的工作室?”

    “之前在。”

    “現在呢?”

    秋芊攤開雙手,“休息。不畫了。”

    “但你為什么要和樊隱墨分手?如果你真的喜歡他……不應該會和他分手吧?”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是一個小正太,當時他還沒去11區留學,后來,我在華夏畫漫畫,和他都是用郵件聯系。約會……不對,只能算是兩人單獨出去,但次數很少,他也是愛理不理。當時如果我注意一點,應該就能知道我們兩個不是很合拍。后來,發生了一件事……”

    秋芊想起了那一年金畫筆獎的頒獎典禮,隨后又搖了搖頭,“還是不說了。不過,我明白了一件事,和商人是沒辦法投入感情的,所幸,沒發生什么讓人討厭的事情。但想到那時候的自己,還真是幼稚啊,甚至可以說,腦子有些不夠用。

    “你把所有的感情,都交給對方,但對方卻和你精打細算,利益絕不放手。可是……”秋芊努著嘴,像是想起了往事,眼睛也有些濕潤,“就像《鋼煉》的核心就是‘等價交換’,但在漫畫的最后,不也指明了,愛情是沒辦法實現等價交換的,更不可能單獨一方精打細算。”

    《鋼煉》?

    魏茂一頭黑線。

    前兩天與呂一明談話,呂一明談到了《Y’s》,今天與秋芊談話,秋芊又談到了《鋼煉》……

    難道漫畫家除了沈昕,就沒其他人可談了!?

    “《鋼煉》跟大篇幅被用來當作漫畫教材的案例,你應該看過《鋼煉》吧?”

    “呃……唔……”

    沒看過《鋼煉》這種話,魏茂現在還真不好意思說出口。

    現在,混漫畫這個圈子,不看一遍這幾本漫畫,還真接不上話題。

    魏茂甚至懷疑,這幾部漫畫的經典橋段,已經被漫畫家認定為常識了。

    這樣來看,這幾部漫畫還是要看。

    魏茂有些頭痛,要創作漫畫,又要補這幾部漫畫,時間不太夠用啊。

    “那就是了……所以,我也沒必要再為了討某些人開心,而自找沒趣。”

    “可你還是傷心吧?”魏茂指著自己的眼睛。

    “哪有?我只是生自己的氣罷了。”秋芊伸了個自己的懶腰,“說吧,你到底有什么事?”

    “呃……”魏茂本來想找一個從合同里跳出來的辦法,但人家和自己簽的壓根不是相同的合同,“咱們的合同不太一樣,那就沒有再說下去的必要了。”

    “行吧。”秋芊鼓著腮幫,想了想,又解釋道,“提醒你一下,你的情況有些特殊,以我對樊隱墨的了解,他應該不會對《溫馨滿屋》松手。和他打交道,你占據不了主動的。”

    “嗯?”

    “他是商人,目的就是為了盈利,而且,盡最大可能的謀取利益。”秋芊靠著椅背,搖了搖頭。

    雖說她老早就看出來了,但想要完全放手,也確實花了很長的時間。

    魏茂咧了下嘴,秋芊的話讓他倍感壓力,他發現他對樊隱墨根本不了解。

    “我知道了,秋芊姐,剛才真是對不起。”魏茂站起,微微欠身。

    “道歉的該是我,本來想和你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唉,抱歉。”

    “對了,剛才,你說的那位漫畫家是snow老師嗎?”

    “你猜到了?”

    “最近,工作室完結的漫畫,也只有《魔王家教》這一部吧?”魏茂勉強笑道,“snow老師真的不打算繼續畫漫畫了?”

    “他說,自己在插畫上,還有要追趕的人。漫畫太費腦子,就不再畫了。”

    “啊?他的插畫已經是頂級了吧?”

    “是啊,同樣是頂級,但也有高低之分吧?”

    “他要追趕的插畫家是誰?”

    “對方可能不是插畫家吧?”秋芊搖頭,“他是以輕家出道,卻從來沒說自己是插畫家。甚至連微博的備注,也是‘興趣使然的輕家’。”

    “another!”魏茂恍然大悟。

    秋芊點頭,“是啊,就是這個沒人知道其真實身份,但又興趣使然的another老師。”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